图片 13

英老兵谈日军暴行痛哭 称中国强大不用怕日本

原标题:中国这座小山丘,让上万日军在此丧命,日本老兵:简直是人间地狱

刘永庆没有想到的是,到第60军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赴越南接受日本投降。“受降仪式是9月28日在河内越南总督府进行的,日本的投降官兵主要集中在河内、海防、土伦三个区域,称为‘日军集中营’。”“这些日本兵里,有很多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其实很想家。”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将我国作为亚洲战场的主战场,对我国进行了严峻的侵略。他们无恶不作,在我国领土上烧杀抢掠,制造了多起血案,就连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都不放过。

图片 1   98岁的英国二战老兵弗瑞德·塞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展示日军屠杀其战友的照片。
(黄培昭摄)

图片 2

大连的旅顺有一个山,这山虽然不大,只是一个丘,却很有名,有好多日本人来都看它,它叫石猴山。日本人来看的不是它优美的风景,石猴山还有一个名字,因为海拔二百零三米所以军队它叫203高地。

“8年,一寸河山一寸血。经历过,就会刻骨铭心。能打得小鬼子投降,谁不高兴……”

那么日本士兵同样都是平民出身,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残忍呢?毕竟都是人。

  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曾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是一个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西方幸存者,他看到文章后与中国大使互致信件,共批日本军国主义行径。1月28日,塞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痛苦地回忆了自己二战期间作为远东战俘的经历,他痛斥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罪行,提醒世人永不忘历史,呼吁国际社会警惕日本政治右倾化,对安倍等人企图漂白侵略历史和复活军国主义的言行不能熟视无睹。

索姆河会战之所以出名,并不仅仅是因为它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被称为陆战之王的坦克首次登上了战争舞台,似乎更加引人瞩目,因为它昭示了一个新的时代,机械化战争时代的到来。

图片 3

8月21日上午,在位于渝中区七星岗的黄埔同学会,87岁的黄埔老兵刘永庆忆及往事,不禁唏嘘,说到动情处,更是眼含热泪。

图片 4

  “中国站在道义、公正和真理的一边”

1916年初,平静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战场正在酝酿着更大规模的厮杀。当德军把进攻地点选择在凡尔登的时候,英、法方面却把目光盯在了法国北部的索姆河地区。这里地形凹凸不平。丘陵起伏,沼泽密布,利于防守而不利于进攻。但作为协约国1916年战略总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法军指挥官霞飞和英军指挥官黑格仍把进攻地点选在这里,目的是突破德军在这一地区的防御,以便转入运动战,同时减轻凡尔登方向德军对法军的压力。

旅顺在清朝的时候,就已经是军事重要的地方,后来中国被侵略,这个地方就被俄国给占了。被他们占的地方,就没有收回来的。俄国一占就开始打算怎么利用这个地方,于是他们投入了大量的事,来建造这地区。

窗外,阳光温热,中山一路上车水马龙。

一个哈佛毕业生,同时也是作家的詹姆士道斯,也对其困惑不已,所以他对参加过二战的日本老兵进行了秘密访问,询问他们,是什么将他们训练成了杀人机器?采访对象都是一群年过八旬的老士兵,他们将当时的训练经过一一的陈述了一番。

  环球时报: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每日电讯报》发表《拒不反省侵略历史的日本必将对世界和平构成严重威胁》一文后,您为什么想到要写信给他?刘大使与您往来书信,共批日本军国主义罪恶行径,这是您预料到的吗?

图片 5

过了几年后,石猴山就变成了力量很大的军事基地,俄国的海上舰队也把这当成了基地。又几年后,俄国几乎把我国的东北地区给占完了,他们想在中国地区建立一个俄国。他们这一搞,日本坐不住了,害怕呀。所以日本人就对俄国出手了,打了很打次,最后打到了石猴山地区。

恍惚间,刘永庆又置身于黄埔军校第5分校的课堂里。窗外,昆明五华山麓、翠湖西畔,喜极而泣的人群蜂拥如潮水……时间回到了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有的人说,在他们刚入伍的时候,都不敢开枪,更别说杀人了。上级为了尽早的训练他们,于是在每攻占一个村子的时候,都会抓来十几个当地村民,将他们吊在树上当练习对象,让士兵进行训练。刚开始,其实内心都很恐惧,但奈于不敢反抗上级的命令,所以他们强忍着内心的恐惧,还是将刺刀刺了进去。

  塞克:我家里订有《每日电讯报》,我每天都按时阅读这份在英国很有影响的报纸。今年1月2日,我在《每日电讯报》上看到中国大使刘晓明的这篇文章。大使在文章中有力批驳了日本首相安倍不思悔改,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我完全同意文章的观点,随即给大使写信,表达我的心情。同时,我还附上我作为泰缅铁路工幸存者写下的《永远不能忘记》一书。随后,中国大使回了信,长达3页,进一步批驳了日本军国主义,这是我看到的最美丽的文件。接到信后,我又给大使回了信,以表示感谢。

展开剩余79%

图片 6

刘永庆

图片 7

  环球时报:您预期,中方针对日本军国主义复辟、否定历史的舆论战将会有哪些收效?您还有什么建议?

当面的德国守军是别洛夫指挥的第2集团军,第1线兵力为9个师,预备队4个师,以后又增加到67个师。他们依托有利的地形早已构筑了号称“最坚强的”防线,主要阵地有坚固的坑道工事,阵地前面有多层铁丝网,防御堡垒逐个升高,协约国的进攻者必须冒着火力一级一级地爬上来,在一些丘陵地带的据点,还有蜂窝状的钢筋混凝土重炮炮位、横断交通壕和防御地堡。

在石猴山能区域内的舰队看的清清楚楚,要是被打下了,全都完了。日本人也知道这一点,派的很多兵参战,日本军队的神话乃木希典亲自指挥战斗。可是这个被俄国投人那么都资源的地方,是那么好打的吗?在死伤许多人后,乃木希典停止了进攻。

云南大理巍山人,现为重庆黄埔同学会会长。1943年考入黄埔军校第5分校,后编入国民革命军第60军。在东北战场上,随部队参加了长春起义后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参加了辽沈、平津、渡江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更有甚者,不敢动手的士兵还要被责骂,长官让其在一旁观看,亲手一遍又一遍的操作,直到士兵敢将刺刀刺进去,或者开枪。后来他们回想起来,连饭都吃不下去,但是经历的多了之后,也就慢慢地变得麻木了。

  塞克:中国站在道义、公正和真理的一边,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通过舆论战,人们更加看清了日本政客的野心。我告诫世人不能忘记,我同时也认为,中国人不会忘记受日本欺压的过去。这是由中国人的个性和民族性所决定的。而且,现在的中国,已不再是以前的中国,中国强大了,不再惧怕日本。

法军本是这次进攻的主力,但因凡尔登方向动用了大量兵力,被迫改为以英军为主。协约国最初在这里投入了39个师,但战役的规模大大超出原来的预料,以后他们不得不增加到
86
个师。按计划,英军25个师在索姆河北岸地区进攻,法军14个师在英军右侧进攻。英、法两军共抽调了3500多门火炮和300多架飞机参加会战,无论步兵、炮兵和空中力量
都占有明显优势。为了协调行动,他们还规定了每次进攻的到达线,不能自行超越。

俄国知道日本在全力打石猴山,就一直在往那派兵,后来在那里的俄国兵大约有万人。当然日本也没闲着,同样的也在派兵,为了加快进攻节奏日本还挖了战壕。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被俄国军给打的惨烈。

凡是能敲响的东西,都可以拿来庆祝

而且长官还每次都会发表陈词,讲解被俘的下场,都是生不如死,所以为了活命,只能硬着头皮训练,时间一长,不仅变得麻木,还变得有些嗜血。

图片 8

图片 9

“中午的时候,街上人非常多,听见卖号外的喊,知道日本投降了,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出生于云南大理巍山,刘永庆在1943年考入设在昆明五华山麓的黄埔军校第5分校,成为黄埔军校第19期学生,“读军校,就是为了打小鬼子。”

图片 10

6月24日,协约国对德军防线进行了雷鸣般的炮兵弹幕射击,在7天的炮火准备中,英、法军发射了150万发炮弹。这是一个非常壮观的场面,许多协约国士兵在夏夜里爬出他们的战壕,就是要亲自看看在敌人阵地上像星星那样闪亮的爆炸。当天,法军和主攻方向上的英军都突破了德军第一道阵地。但由于英军以密集队形慢步前进,在德军机枪和炮兵猛烈火力
的打击下,成千上万的士兵倒了下来,仅第一天就伤亡6万多人。

为了能把这军事重地给拿下,日本大约派了六万多人在这。战到了平衡的状态,乃木希典直接让士兵对着俄国的机枪口冲。后来日本兵的尸体都有几层楼那么高,连乃木希典的儿子都死在冲锋中。那些活下来的日本士兵回忆着说,如果有地狱,那一定是石猴山。

刘永庆记得,在昆明读高中时,为了躲避日军空袭,他和同学们只能躲在农村的茅棚里上课,“那是对小鬼子恨得咬牙切齿。”于是,高中毕业后不满18岁的刘永庆报考了黄埔军校,立志杀敌卫国,“谁想到,还没毕业呢,小鬼子就投降了。”

听完这些老兵的陈述,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十分憎恶,怎么这些人会如此残忍?竟然将杀人作为一件很平常的事,这是多么的残暴,但是日本军队一直奉行这样的训练方法。

7月3日,英
、法军在付出了重大伤亡的情况下,占领了德军的第二道阵地,但由于其企图通过消耗德军兵力来达到突破的目的,所以战术突破未发展为战役突破。而德军则利用对方进攻的间歇,迅速调集兵力,加强纵深防御,并在一些地段上实施反击。此后,英、法军又发起了两次大规模的进攻、但仅向德军纵深推进了不到4公里。

最后俄国因为受不了日本这样的打法,无奈撤退了。与俄国的战争中日本约死亡了一万多士兵,但是在石猴山的战斗中日本约死亡了十一万士兵,有的因为治疗不及时也死了,而俄国则死亡六千多人,三万多被俘虏。日本也终于拿下了这个地方。

日本投降,整个昆明城都沸腾了,但校方怕出乱子,不仅收缴了同学们的枪支,甚至不准他们出校门。

长时间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他们耳濡目染之后,自己就变成了杀人的机器。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日本士兵在二战中对待战俘,甚至平民百姓如此残忍的原因。

图片 11

图片 12

“不拿枪可以,不出校门可不行。”刘永庆和同学们冲破卫兵的拦阻,挤出校门,加入了庆祝的人群。

9月中旬以后,双方都有新锐部队投入战斗,战役的规模更加扩大,英军方面的新式武器坦克,也装备到了部队。9月15日,英军发动大规模攻击,并首次使用了坦克,由于技术不完善,出动的49辆中,到达战场的仅18辆。即便如此,也对攻击进程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在坦克的支援下,英军步兵5小时内在10公里宽的正面上向前推进了近5公里。这个战果以往要耗费几千吨炮弹,牺牲几万人才能取得。

战斗完后,乃木希典在这建了一个纪念碑,来怀念这场战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人们举着各式各样的旗子,奔跑着,欢呼着。沿街店铺里,只要能敲得响的东西,都可以随便拿来敲起,拿来庆祝。”在刘永庆的记忆里,1945年8月15日的昆明,是饱经磨难后的悲愤难抑,是一寸河山一寸血保家卫国后的悲喜交集。

坦克在德军步兵心理上产生了巨大影响。当这种庞大的钢铁怪物怒吼着碾来的时候,德军丢弃阵地,有的逃跑,有的投降被俘。其中有一辆坦克迫使大约300名德军士兵投降,另一辆则占领了一个村庄。虽然坦克发挥了作用,但由于数量有限,英军并未完成战役突破任务。

责任编辑:

当时在越南的日军,很多还是孩子

图片 13

“以为日本投降了,也就没机会接触日本兵了,没想到还是遇上了。”日本投降,打破了军校原本的教学安排,原本要学满3年的刘永庆,在日本投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提前毕业,并被分入国民革命军第60军,成为一名少尉排长。

会战一直持续到11月,由于伤亡惨重,最后退化为局部性袭击,双方都衰弱得无以为继了。
鲁登道夫后来承认,军队已经战斗到停顿不前,现在完全筋疲力尽了。这
次会战,双方伤亡约134万人。英、法军
并未达到突破德军防线的目的,但牵制了德军对凡尔登的进攻,进一步削弱了德军的实力。

让刘永庆没有想到的是,到第60军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赴越南接受日本投降。

根据《波茨坦公告》,中国和英国派遣军队进入越南接受日本投降。北纬16度以北由中国军队接管,北纬16度以南由英国军队接管。中国陆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官卢汉上将率部进入越南受降。

“受降仪式是9月28日在河内越南总督府进行的,日本的投降官兵主要集中在河内、海防、土伦三个区域,称为‘日军集中营’。”而刘永庆所在的部队则负责海防区域日军官兵的受降和看守。

“这些日本兵里,有很多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其实很想家。”连年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对于日本国内的人民来说,战争同样也带来巨大的创伤,“我和这些孩子聊天,他们说到家人时,都会泪流满面。”这样的情形,刘永庆仍记忆深刻。

只有国家强大了,人民才能不受欺侮

在海防,刘永庆和战友们充分感受到了战胜国的自豪,“那些日本军人,无论官衔大小,遇到中国军人,必须敬礼!”

这样的自豪感,让当时甚至在国内几成废纸的官军券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我们去越南之前,每个人发了很多官军券,一开始能买好多东西,后来就不值钱了,一沓官军券还买不到一包烟。”几成废纸的官军券,被很多战士直接丢弃,但刘永庆却舍不得丢弃崭新的官军券,他还把其他人丢弃的官军券收集起来,装在了一个小匣子里。

“到了越南,这些官军券都成宝贝了。”让刘永庆和战友们没想到的是,作为战胜国的货币,官军券在越南受到了极高的礼遇,“一张官军券,我们十几个人可以在餐馆里随便吃。”

官军券的升值,让之前丢弃官军券的战士们后悔不已,他们纷纷找刘永庆讨要官军券,而刘永庆也毫不吝啬,“我总是随手抽出一沓,数都不数就直接给出去了。”

“当时也很感慨,很难想象,如果我们是战败国,别说是货币,就连人的生命都会被随意践踏。”尽管并未参加对日作战,但在海防的经历,让刘永庆深刻体会到,“只有国家强大了,人民才能不受欺侮。”

海滩上,日军劫掠的物品堆成了小山

1945年10月初,美军开始通过登陆艇将在越南的日军遣送回国。

“所有中国军队受降的日本军队,都是在海防港上登陆艇的。”成群结队的日本兵,汇聚在海防港。这些日本兵,虽然已经被解除了武装,但依然极为自律,按照自己所在的部队建制列队、扎营。

在等待登陆艇的过程中,这些日本兵不仅没有人逃跑,还在自己的营地里,安排了人进行值守,防止有外人闯入。

“他们不敢逃跑的,在我们的看守下,他们还能吃饱。越南人对日军恨之入骨,这些日本兵如果跑出去,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正因为如此,中国军队对这些日本兵的看守也极为宽松,甚至允许他们出去逛街、喝咖啡。

但有一件事,让刘永庆至今想起来,依然恨得咬牙,“遣送这些日本兵回国,是有规定限制他们带多少行李和财产的。”许多日本兵就在登船前,将身上多余的物品丢弃在海滩上,“这些丢弃的物品中,不仅有金银珠宝,也有古董等,全部都是从中国、越南等地劫掠的。”

刘永庆介绍,从海防港被遣送回日本的日军大约有近4万人,他们丢弃的物品,在海滩上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后来,中国军队安排了部队对这些物品进行了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