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武汉会战,桂军84军伤亡一半仅剩不到千人却无人增援

原标题:武汉会战,桂军84军伤亡一半仅剩不到千人却无人增援

原标题:武汉会战,以作战凶狠闻名的桂军84军打得有多顽强

图片 1徐州会战
徐州会战给予敌军沉重打击,为我军部署武汉会战争取了时间,此战耗时五个月,投入兵力百万,堪称大型会战。那么,徐州会战的结果如何呢?两军的伤亡又是怎样的?
徐州会战进行到五月下旬时,各路大军按命令的路线,全部安全撤抵皖西、豫南地区。6月9日,为阻止日军前进,蒋介石下令在郑州东北花园口附近炸开黄河大堤,河水经中牟、尉氏沿贾鲁河南泛。日军被迫向黄泛区以东地区撤退。至此会战结束。此战中国军队伤亡合计6.5万余人,日军伤亡在2.6万人以上。详细情况如下:
中方伤亡 庞炳勋第3军团,伤亡当在8000人以上。
张自忠第59军,伤亡约在1.5万人以上。 孙震第22集团军,总伤亡在万人左右。
汤恩伯、封裔忠第二十军团,总伤亡在万人左右。
孙连仲第2集团军,损失应在1.4万人以上。
综合以上,徐州会战期间中国军队伤亡合计6.5万余人。 日方伤亡
池淮阻击战,伤亡约6000——1万人。 滕县战役,伤亡不下2500人。
两次临沂战役,伤亡不下6000人。 台儿庄战斗,日方数据为伤亡11984人。
综合以上,日军在徐州会战中伤亡在2.6万人以上。

图片 2武汉会战
武汉会战空前激烈,中国军队浴血奋战,给敌军造成很大杀伤,提振己方士气,同时使抗战战略阶段从战略防御转为战略相持。此战双方伤亡到底有多少呢?
据统计,武汉会战中,中国方面死伤40余万,
日本方面死伤25.7万左右。
为保卫武汉,国民政府重新划分战区,制定战略防御部署,将重点放在武汉外围,从6月到10月底同日军展开了一系列英勇的防御作战,使敌在推进途中付出重大代价。在长江北岸,日军在田家镇要塞攻防战中“战死287人,负伤866人,合计1150人,预料还要增加”。在长江南岸,在江西马头镇要塞,中国守军与敌恶战8昼夜,予敌大量杀伤。
在富池口要塞同日军血战近10天,多次击退日军进攻,最后,无耻的日寇竟向国军施放毒气才占领。在庐山南北,国军与敌展开激战,取得万家岭大捷,毙敌3000人,伤敌更多,俘虏3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50多挺、步枪1000多枝,军马100余匹。在大别山地区,国军在富金山高地顽强阻击日军,予敌重创,歼敌1000余人,使日军每个连平均减员到40人,营长一级的军官也多有伤亡。同时,国军利用大别山的险峻地形,巧妙阻击日军,激战1个多月,致使日军付出了战死1000人,伤约3400人的代价才得以突破。在河南信阳,国军持续阻击日军,歼敌2600人。
武汉会战期间,中国空军和海军也积极参与了作战。在苏联航空志愿大队的配合下,中国空军鏖战长空,与日军航空兵空中大战7次,击毁日机78架,炸沉日舰23艘,有力地支援了地面部队的作战。中国海军在长江上也进行了激烈战斗,在沿江要塞布置水雷,设置海岸炮,并击沉日舰多艘,有力迟滞了日舰沿江进攻,取得了战略上的成功。
由于国军各处顽强、持续的阻击,各路日军在付出惨重代价后,迟至10月底才完成由东、南、北对武汉的三面包围。然而,国军从持久抗战的战略角度出发,未与敌决战,而是从武汉地区撤退,保存了有生力量。

图片 3豫湘桂会战
抗日战争由无数场战役组成,豫湘桂会战只是其中一个,因此不为多数人熟知,但是此战的诸多方面十分值得我们深思。接下来看看此战的结果如何。
从1944年4月中旬至12月,短短的8个月中,国民党军队豫湘桂战役损失兵力五六十万,丧失了河南、湖南、广东、广西、福建等省大部和贵州一部,丢掉了洛阳、长沙、福州、桂林4个省会城市和郑州、许昌、宝庆、柳州、温州等146个中小城市,衡阳、零陵、宝庆、桂林、柳州、丹竹、南宁7个空军基地和36个飞机场,丧失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约6000余万同胞处于日军铁蹄蹂躏之下。战争中几十万难民颠沛流离,每天数百人死于疾病冻饿。豫湘桂大溃败,是正面战场继抗战初期的大溃败后,出现的又一次大溃败。
日本军部内部统计的损失为战死11742人。但是饿死病死也有至少同样数量(《战争与营养》与《饿死的英灵》记录有病员六万六千,而一处医院里收容的患者六千多人死亡二午二百多,死亡率为37%),因此至少2.4万日军死亡,加上伤病共十万。日军尽管达成作战企图,却无力保障大陆交通线畅通,也未能阻挡美机空袭日本本土。除此之外,由于分散了兵力,反而为国民党军队反攻提供了条件。

一九三八年武汉会战初期,在广济前线指挥作战的李品仙苦不堪言。

武汉会战,中国军队第八十四军是广西部队,由原驻南宁、横县、贵县等地的独立团编成,军官们也是临时从军校凑起来的:由于是桂军,白崇禧格外要求第八十四军必须努力作战,在初战中给广西人争面子。

九月三日,李品仙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说,他的防御正面过于宽大,预备队已使用殆尽,前线部队伤亡惨重,加上酷暑导致疾病流行,部队几乎就剩不下多少人了。

桂军以作战凶狠闻名,第八十四军果然打得顽强。第一八九师在防御大洋庙山口阵地时,日军的飞机实施了密集轰炸,前沿阵地和战壕几乎被夷为平地。但第一八九师官兵依旧利用有利地形,充分发挥迫击炮和机枪的作用,将大量日军射杀于阵地前沿的开阔地上。

图片 4

图片 5

而更令人愤怒的是,附近的友军不听命令,所有的增援都行动迟缓:

日军攻击受挫,便向大洋庙山口阵地侧翼的一个小高地迂回,企图对中国守军阵地构成火力威胁,于是与拼死阻击的中国守军发生了残酷的拉锯战。

……敌分数纵队向我八十四军及刘军团(刘汝明部)正面昼夜猛攻,并以优势之空、炮轰击,我军在破山口、塔儿寨、恶席寨、双城钿、排子山、英山嘴各地与敌血战,各阵地失而复得反复攻击者数次。

最后时刻,第一八九师一一〇六团团长意志崩溃,率部连夜撤离阵地,躲到了大洋庙山口后面的山沟里。可是,尽管一一〇六团的阵地战壕里已空无一人,日军竟然仍不敢突进,而是去绕攻第一八八师的阵地。

时我军炮兵因敌空军之轰炸及射程之短近不能制压敌炮,加以工事不良,以致我军伤亡惨重。截至本日止,八十四军损失已达二分之一以上,一七六师伤亡亦在二分之一附近,刘军团之一一九师及三十一旅,据刘军团长报告每团仅剩二三百名,合共不过千余人……

第一八八师师长刘任指挥作战经验不足但战斗热情很高,他命令两个团同时向日军发动攻击。

图片 6

由于协同联络不佳,加上当面敌情不明,两个团遭遇日军密集火力的严重压制,尽管投入了预备队使两个团解困,但成片的中国官兵已遗尸于日军架设的铁丝网下。

八十四军病兵亦占四分之一以上,敌虽未能深入,该两军战斗兵员均不足维持正面之阵线。萧军(第二十六军,军长萧之楚)须任田家镇侧背之守备,未便抽调,仅将大金铺以东至吴文贵刘军防地交由萧军抽部接防,俾刘军得以集结兵力固守现在阵地。

在区寿年的第一七六师前来接防后,第一八八师成为预备队,但在第一七六师出现危机时,第一八八师副师长刘建常亲自率部前去解救,结果解救部队又陷入阻击日军的重围。

但萧军之正面又复过广,兵力单薄,一旦龙坪方面有事,必易为敌突入。二十九集团军,在二郎河、渡头桥之线,始终无大敌情,本拟将其主力集结,由东向西侧击后山铺、大河铺敌之侧背,牵制当面之敌,而该军行动延迟,发令后至今尤未动作,对于协同精神,殊欠恰当。

图片 7

图片 8

第八十四军的两个师都打得很苦,官兵们虽然作战意志顽强,但部队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第一八八师被迫撤退时,竟然一下子撤到了军部的后面。

三十一军由英山赶调两师前来增援,昨日仅到三团。我正面之阵线,昨日为敌攻占,各点已无余力反攻,若再勉强出击,兵力损失更大,恐以后全线阵地,恐难确保。因此不能不调整阵线,已于昨晚十二时将正面阵地撤回第二线阵地

军长覃连芳怒不可遏,将第一八九师擅离阵地的一一〇六团团长黄伯铭就地枪毙,并把指挥作战不力的第一八八师师长刘任交给了第五战区军法处置。

亲爱的朋友,如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大鹏说书(账号dapengshuosh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9

责任编辑:

在日军持续的凶猛进攻下,中国守军逐步退至二线阵地。

亲爱的朋友,如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大鹏说书(账号dapengshuosh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