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中夏族民共和国公安厅长︰防贸易战引发颜色革命

原标题:被称为“铁腕人物”,他29岁当上防长,颜色革命退潮时落荒而逃

在美国贸易谈判要求中国展开「结构性改革」压力下,中国领导阶层开始害怕爆发「颜色革命」危及共产党统治基础;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日前罕见地公开提及防范群众运动必

颜色革命起因

颜色革命简介 颜色革命起因是什么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8-07-09/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颜色革命简介
颜色革命,听起来是个挺抽象的名词。事实上,现代政治学家口中时常能听到有关颜色革命简介的内容。
颜色革命图
所谓颜色革命,其实是指二十世纪末期开始的一系列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的政权变更运动。由于这些运动通常以颜色命名,并且以

颜色革命简介

颜色革命,听起来是个挺抽象的名词。事实上,现代政治学家口中时常能听到有关颜色革命简介的内容。

图片 1

所谓颜色革命,其实是指二十世纪末期开始的一系列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的政权变更运动。由于这些运动通常以颜色命名,并且以和平与非暴力的方式开展,故称“颜色革命”。

普遍民众对颜色革命简介的理解比较模糊,其实放眼全球,世界很多国家都曾受到过颜色革命浪潮的冲击,尤其是中东的一些国家和地区,颜色革命的甚至有大面积蔓延的趋势。

颜色革命的参与者们通常会选用一种特殊的颜色或花卉来作为他们的标志,同时,他们其中大多数人都拥护民主自由与普世价值观,支持采用非暴力手段来抵制国家现有政权,从而达到政变目的。

据颜色革命简介的文字材料记载,当今世界上已有不少国家发动颜色革命并取得了成功,诸如乌克兰、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等国,都是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国家。

革命成功后,这些国家的民众推翻了过去的独裁政权,建立了民选政府,人民获得了更大限度的自由和平等,由此不难窥见颜色革命所带来的积极意义。

然而凡事皆有利弊,也有部分中东国家在建立了新政府后,并未出现民众所期望的统一繁荣景象,反而因宗教派别不同而导致长期的争斗,甚至衍生出一系列政治争端,建立民主政权更是遥遥无期,这不得不说是颜色革命造成的危害。

颜色革命起因

颜色革命是指二十一世纪初期,发生在中亚各地和独联体国家中的一系列以颜色命名、以和平与非暴力方式开展的政权变更运动,参与者们多拥护民主、自由的政治观念,以抵制独裁政府为革命意图。由于革命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花卉来作为自己团体的标志,故称“颜色革命”。目前,颜色革命已发生在世界很多国家,爆发颜色革命的起因也是各异,这其中有外因也有内因,总得来说,颜色革命起因复杂,多半取决于爆发地的自身情况。

图片 2

一般而言,发生颜色革命起因有四种。具体来说,包括政治、经济、外交和国际大环境等四个方面。

众所周知,目前美国在世界上依然充当着“全球警察”的角色,在美国的霸权主义影响下,许多国家都受到了颜色革命浪潮的冲击,像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甚至通过颜色革命推翻了原来的亲俄政府,建立了亲美政权,这很难说与美国的幕后策划与推波助澜无关。

此外,一国执政党的腐败,导致国内经济秩序混乱,贫富差异巨大,失业率居高不下,也是令民众对政府丧失信心,继而爆发颜色革命的重要原因。据说中东部分国家出现颜色革命运动时,许多失业者和长期处于贫困线以下的社会边缘人士都成为“街头政治”的积极参与者,以各种形式与政府对抗,以发泄长期压抑在他们心中对政府的不满情绪。

归根到底,颜色革命起因,还是在于社会本身的运作机制出了问题,以革命的形式爆发,只是表象。

1 楔子

       
其实一直想写一篇关于APP颜色主题设计的文章,从去年就开始酝酿,断断续续,既是因为缺少足够积淀,也是因为自己还没有真正拿得出手的成品——空口无凭。现在,随着CMF
APP全新3.0的改版完成,终于一尝所愿。

       
颜色革命,这个标题很大,但却已经是一个正在进行时了,只是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它业已成为当今移动互联网产品领域的已成现实。

       
以颜色作为产品主题战略方针的最坚定也是最成功的执行者,就是我们乔帮主倾力的Apple,从这个Apple诞生之初,就一直以乳白色作为产品外观主打颜色,并一直坚持了下来,扩展到公司所有主流产品线,无论硬件(PC、MacBook、iPhone、iPad)还是软件(IOS内置应用)。以至于当今世界,一旦出现以白色为主打色调的高档消费电子产品,在第一时间内,你总会不自觉地联想到苹果。

       
细思极恐,这种颜色战略驱动下的品牌战略真是可怕,因为他在潜移默化之中就已经影响了你对部分事物(商品为主)的感官认知。所以虽然iPhone火了这么多年了,各类高仿手机层出不穷,也依然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因为你模仿得越多,反而越是推动用户去强化Apple产品设计形象认知:哦,那个白白的、方方的、薄薄的手机就是当今最火的iPhone啊。

       
是不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就好比《笑傲江湖》里的吸星大法,你内力越是深厚,就越是在助长施法者的功力。当然,凡事物极终必反,Apple掌门人换成了一个卖手机的,iPhone产品外观多年不变、产品功能体验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用户已经开始出现审美疲劳,而且价格一直在高位,销量已经开始出现疲软,不过,这个跟本文主题无关,就撂下不表了。

2003年11月,格鲁吉亚这个高加索小国发生了颜色革命,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下,曾在美国接受教育多年的青年律师萨卡什维利向政府发难,最终逼迫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下台。萨卡什维利当上总统后,因为完全倒向美国,导致格俄关系不断恶化,2008年8月格俄终于兵戎相见。当数万俄军即将攻到首都第比利斯时,他也没等来西方国家任何实质性支持,最后输得两手空空、颜面尽失。

在美国贸易谈判要求中国展开「结构性改革」压力下,中国领导阶层开始害怕爆发「颜色革命」危及共产党统治基础;中国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日前罕见地公开提及防范群众运动必要性,并把「防范政治风险」、抵御「颜色革命」列为首务。

颜色革命是指二十一世纪初期,发生在中亚各地和独联体国家中的一系列以颜色命名、以和平与非暴力方式开展的政权变更运动,参与者们多拥护民主、自由的政治观念,以抵制独裁政府为革命意图。由于革命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花卉来作为自己团体的标志,故称“颜色革命”。目前,颜色革命已发生在世界很多国家,爆发颜色革命的起因也是各异,这其中有外因也有内因,总得来说,颜色革命起因复杂,多半取决于爆发地的自身情况。

2 颜色与产品族风格规划

       
回归正题,在硬件产品中,颜色战略坚持得如此彻底的恐怕也是仅此一家,但在移动软件产品中,颜色战略的执行相对容易,因此也更加彻底,可谓是百家争鸣、各领风骚。

       
在拟物化设计为主流的IOS6以前,因为产品功能信息主要通过逼真易懂的图形来传递给用户,产品设计追求看图识物,风格各异,图形精彩纷呈,所以APP的主题颜色作用似乎并没有特别明显。但是自IOS7之后,移动世界进入了扁平化设计时代,色块、文字、简易线形图标替代了原本细腻贴切的实物图标,信息表述更加抽象但是也更简明直接,产品设计大势也因此从“求异”转成了“趋同”。

       
信息抽象化也就意味着单个内容的信息描述的可发挥空间更小,功能形象、操作体验都会越来越同质化、标准化、规范化。图形线形化之后,图标的信息描述维度从颜色、灰度、形状三维降成了颜色、形状二维,而形状维度最终也会因为相同功能图标的统一化而消失(因为在缺乏实物模拟信息辅助的情况下,统一化、标准化的抽象图标才能最大程度降低用户的学习成本、加快识别速率、提高操作体验的熟悉度),因此颜色也就成了产品设计可发挥的唯一一个维度。

       
例如最常见的分享图标,如果在拟物化设计时代,每个App都可以结合自身的业务使用场景来设计出具备自身领域特色的图标;但到了扁平时代,业务属性弱化,功能属性突出,现在的分享图标基本也就都长下面这样了,而且也“只能”长这样了,你要是换成其他“非主流”的图标,反而会被认为是业余设计,因为这说明你连业界基本规范都不懂:

图片 3

       
所以,在图形表达方式也趋同的大背景下,唯一能寻求的差异化优势也就剩下颜色了。而普通人日常可分辨的颜色总量其实也不多,即便是有经验的油漆工人也仅能识别到1000种左右,因此,如果能提早占据用户视觉中的一类主流颜色,形成色彩视觉战略制高点,也就能为公司移动产品战略垫定先发战略优势。我们的CMF3.0也是基于此考虑而应运而生。

       
颜色战略,对于大公司而言,其实选择反而更加简单,因为每一个公司都会有自己的主打品牌形象,这个品牌形象在过去就已经或多或少地植入人心了。只是在过去主要通过品牌Logo与广告来表达,而在当今移动时代,由品牌Logo图像延伸出来的品牌主题很容易就能承担起移动端公司品牌形象推广的角色。

       
在这一方面,放眼整个互联网界,目前而言,做得最好的是360打造的安全卫士产品族。说到360的产品形象,只要看过一眼或者使用过一次他家产品的人,都会记住他的绿色,这一点是非常非常精明的。其在软件产品端颜色战略上的运用功力,差不多可以与Apple平齐。这其中,也是因为他们的产品执行力足够强——所有360的产品,都是以绿色作为主题色,而且完整覆盖到了PC客户端、web站点以及移动App三大当今用户信息平台。

       
这样做,既简单粗暴,又高效实用——就是在用户使用任一款360产品的过程中,不断强化用户潜意识对360绿色的品牌形象的认知,以期让用户在潜意识里就记住他的“绿”品牌形象。这一策略在PC端这一大容量内容平台上的成功大家应该已经有目共睹(虽然过程未必受大家认同)。

图片 4

       
这一方面的反面例子就是某鹅了,下图只是简单在其windows版客户端上截了一个图,从下面这张图可以看出——各个产品各自为政,并没有从集团产品族的高度来对产品风格做统一规划与设计。

图片 5

      简单吐槽一下:

     
 第一个浏览器、最后一个电脑管家算是比较接近,都是蓝白主色调,但一个灰蓝色调,一个纯蓝色调,并不完全一致,反而有可能让用户觉得是百度的产品,因为百度产品以蓝白系居多。再说一下第三个音乐客户端,这个黄绿色调,很容易让用户误认为是360安全卫士的某个产品,因为360安全卫士本身就是黄绿色调Logo且全都是绿色系产品。而其余产品差别更大,根本不会被人认为是同一家公司出品。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无法形成品牌合力,很容易被各个击破,这一点在移动端体现得更加明显。

       
将色彩作为一种移动品牌战略,于单个产品设计本身并不难,难的是从整个公司层面来统筹规划公司整个产品族,将PC、Web、手机等所有用户终端纳入统一品牌风格规划,对用户形成全方位、无死角的“色彩轰炸”,从而最终将公司品牌形象根植人心。

图片 6

凸显美中贸易战延烧对中国的冲击,已从经济面延伸至政治面。

图片 7

3 移动产品风格设计

       
公司产品族的品牌形象规划方面暂且就说这么多,接下来说说本文真正的重头——移动端品牌形象与产品风格设计。

       
因为IOS系统的卓越,在扁平化设计时代,移动端APP产品的设计工作似乎已经变得相当容易——功能图标已有统一标准样式、操作流程也是极其规范成熟、用户功能操作习惯也已经养成并且协调统一,业务APP团队需要做的似乎就是根据自身领域业务需求将业务功能“填进去”。

       
然而,越是趋同,也就容易陷入产品同质化的漩涡无法自拔,也就越难以设计出别具一格、耳目一新的产品。因为简单标准的东西大家都容易学会!真正的APP产品设计征程,虽然从“标准、统一”的起点出发,但终究还是要去到“大同中求取大不同,最终到达卓越不群”产品的终点!

       
产品的卓越之道在于不断打磨、精益求精,永远没有终点,但是一路上的沉淀与反思总会帮助你不断喷发出灵感的闪光,从而铸就产品的传奇。

       
因为篇幅与章节结构关系,上篇内容就只能写到这了,在下篇中,笔者将结合本次CMF
3.0的产品设计历程,详细谈谈这一路走来的产品设计体验。

       
上篇务虚,下篇务实,理论指导实践,实践校正理论,产品设计亦是如此。

战后,萨卡什维利避重就轻,认为格军队战斗力太差,需要物色一个“铁腕人物”来领导国防部。2009年9月,萨卡什维利宣布一项重要决定,任命29岁的阿哈拉雅为国防部长,结果引来反对声一片。阿哈拉雅来自一个政治世家,父亲担任地区检察长,哥哥是内务部高官,2004年他从第比利斯国立大学毕业后,进入格司法部工作,一年后就当上了惩罚执行司司长,主管全国监狱系统。

赵克志一月下旬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强调,以做好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安保维稳工作为主线,警察机关须全力防范「颜色革命」、坚决打好政治安全保卫仗;往年类似会议上,中国公安部长从未出现如此表态。

一般而言,发生颜色革命起因有四种。具体来说,包括政治、经济、外交和国际大环境等四个方面。

主管监狱系统三年内,阿哈拉雅以作风强硬、冷酷著称,结果引发了两次暴动。据称,在第一次暴动前,阿哈拉雅强迫囚犯脱光衣服,在零摄氏度以下的户外奔跑。第二次暴动前,律师指责他对几名囚犯做了“过分行为”,而在镇压暴动过程中,下令警方打死了7名囚犯。因此,当任命决定一经公布,萨卡什维利遭到反对派强烈指责,认为任命阿哈拉雅为国防部长的决定“错误而危险”。

赵克志要求绷紧「政治安全」这根弦,把防范政治风险置于首位,坚决捍卫以「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为核心的政权安全,并深入实施警察体系「大数据战略」来维稳。

众所周知,目前美国在世界上依然充当着“全球警察”的角色,在美国的霸权主义影响下,许多国家都受到了颜色革命浪潮的冲击,像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甚至通过颜色革命推翻了原来的亲俄政府,建立了亲美政权,这很难说与美国的幕后策划与推波助澜无关。

图片 8

报导指出,中国政府运用数位科技来监视维稳,当然不允许美国Google或脸书未经审查就进入;美国致力防堵中国华为主导5G设备供应,就凸显两国间的数据竞争,美国不愿让中国掌控或主导全球数据资讯。

此外,一国执政党的腐败,导致国内经济秩序混乱,贫富差异巨大,失业率居高不下,也是令民众对政府丧失信心,继而爆发颜色革命的重要原因。据说中东部分国家出现颜色革命运动时,许多失业者和长期处于贫困线以下的社会边缘人士都成为“街头政治”的积极参与者,以各种形式与政府对抗,以发泄长期压抑在他们心中对政府的不满情绪。

不过,萨卡什维利执意要任命阿哈拉雅担任防长。实际上,萨卡什维利自上台以来,并没有带领格真正走上民主法制道路,相反一上台就开始有了“威权主义者”倾向。他随意打压媒体,抓捕民间批评人士和政府内部反对派,就连西方国家也看不下了,曾有欧盟一份报告说,“如果格鲁吉亚要加入欧盟,那么在法制和民主方面需要更多的改革”。因此,阿哈拉雅虽颇受争议、树敌多多,但是萨卡什维利却一意孤行起用了他。

报导还说,就算美中贸易战有降温迹象,但中国不可能改变基本经济体系,因这事关中国政权稳定,美方要求已进逼中共统治核心,也就是赵克志所称的「捍卫中国政治安全」;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对国企补贴,但强化国企掌控经济,是习近平「新时代」的支柱,若对美方要求退让,习近平的权威恐被削弱。

归根到底,颜色革命起因,还是在于社会本身的运作机制出了问题,以革命的形式爆发,只是表象。

就这样,阿哈拉雅从大学毕业到国防部长,只用了5年时间,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当上国防部长后,他当时也踌躇满志,表示一定要提高军队战斗力,并根据格加入北约计划实施军队现代化改革。然而,萨卡什维利和阿哈拉雅的粗暴武断,对民主和人权肆意践踏,加上国内经济持续不振,使得格鲁吉亚人日益不满。2012年10月,格鲁吉亚议会大选,反对派联盟“格鲁吉亚梦想”一举战胜萨卡什维利领导的联合民族运动党,赢得多数议席。

报导指出,中国国企高层是依据共产党或政府意旨来进行人事改组,习近平也得透过国企及要求大型企业「姓党」,才能掌握监控的大数据、防范「颜色革命」;但美中贸易战及科技战兵临城下,中共政权的选项已经不多了。

颜色革命的结果

图片 9

小档案》颜色革命非暴力推翻政权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泛指2000年以来在东欧、中亚的前苏联或巴尔干半岛国家、以「政权更替」为目标的一系列示威抗议及街头运动,随后并向中东地区蔓延;这些运动多以和平与非暴力方式进行,参与者拥护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作为标志。

自二十一世纪初开始,颜色革命在中东频发,许多国家都曾受其影响而导致政局变动,因而在今天,“颜色革命”不再是一个陌生而抽象的名词,它的频繁出现,令许多有识之士开始反思并怀疑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在中东种下颜色革命的结果,究竟是为中东各国的人民谋求福祉,还是带来灾难。

萨卡什维利的惨败,意味着美国在格发动的颜色革命开始退潮。“格鲁吉亚梦想”联盟领导人出任了新总理,阿哈拉雅被逐出内阁。新政府声称,一定要起诉前政府中涉嫌犯罪的官员,包括追究阿哈拉雅曾犯下的诸多罪行。阿拉哈雅得知讯息后落荒而逃,离开了格鲁吉亚。翌年,萨卡什维利结束总统任期后,也赶紧离开格鲁吉亚。不久,格检方发出了通缉令,他们在格鲁吉亚的政治生命至此终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最常被提及的例子有2003年乔治亚玫瑰革命,反对党领袖萨卡什维利手持玫瑰带领示威活动,迫使在位总统谢瓦纳兹辞职,建立民主选举的政府;还有2004年乌克兰橙色/栗子花革命,由总理亚努科维奇在第二次选举舞弊所引爆,迫使最高法院宣布选举结果无效,再次重选后,由反对派尤申科拿下过半票数获胜。

图片 10

责任编辑:

不可否认,目前世界上已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中,有取得成功的,亦有因种种原因而遭致革命流产的,所以,就颜色革命的结果而言,成功与否不可一概而论。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期的政局不稳导致国家经济体崩溃的现象日益凸显,由此,颜色革命的弊端开始日益显现。

以2011年中东各国经历的一系列颜色革命为例,在西方高唱的“民主”、“人权”等价值观的鼓动下,突尼斯、埃及,以及后来的利比亚和叙利亚相继爆发了颜色革命。

在混乱而充满激愤的革命运动中,无数民众手持鲜花和色彩鲜艳的标志物走上街头,抗议示威,要求所谓“西式民主”,甚至天真地以为推翻原本的政权就能获得民主和幸福。殊不知,当中东各国相继陷入混乱之时,美国和西方列强们正打着“人道主义”旗号,对叙利亚等国动辄追加制裁。

颜色革命的结果,不仅没有让民众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让西方帝国主义国家有理由名正言顺地对中东国家的内政横加干涉,并且在暗中培植伪政权与西方利益代理人,致使当地长期处于政权对立和经济落后中,便于帝国主义者实行有效控制。

颜色革命影响

颜色革命具体是指二十一世纪初以来,在独联体国家和中亚地区相继发生的一系列以颜色命名的政权变更运动。颜色革命的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花卉或颜色作为他们的标志,通过非暴力手段来抵制独裁政府。近年来,颜色革命在许多国家都有发生,颜色革命影响也十分深远,它的发生,时常导致持久的社会对立和动荡,无形中给执政者带来非常强大的压力。

图片 11

在西亚地区,颜色革命最初开始于格鲁吉亚。格鲁吉亚在2003年的议会大选之后曾爆发过大规模的颜色革命。据说此次颜色革命影响巨大,民众手持玫瑰走上街头抗议谢瓦尔德纳泽在选举中的舞弊行为,继而导致谢瓦尔德纳泽下台,于是身为反对派的萨卡什维利在随后的大选中当选为新总统。

由此可见,颜色革命参与者们通常有着明确的政治诉求,他们拥护民主、自由以及国家的独立,热衷于采取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实现政权变更,并且,颜色革命的发生,一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尤其是近几年来,颜色革命的浪潮在中东,乃至欧洲和东亚都有愈演愈烈之势,与此同时,颜色革命的影响也在这些地区进一步加深。

对此,人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所谓的“颜色革命”,其本质不过是欧美等帝国主义国家打着“和平民主”的旗号,以各国大选为契机,通过干扰政治选举的手段来达到促成别国政权更替的目的,实质是为欧美称霸全球的目的打算。

目前,多国相继爆发的颜色革命,已然对独联体及中亚局势造成了不可低估的冲击。